《山花子·春愁》陳子龍

發表:2017-08-01 15:58:49 | 來源:星星貓兒童網

山花子·春愁 配圖

 

  山花子·春愁


  明代:陳子龍

  楊柳迷離曉霧中,杏花零落五更鐘。寂寂景陽宮外月,照殘紅。

  蝶化彩衣金縷盡,蟲銜畫粉玉樓空。惟有無情雙燕子,舞東風。

  山花子·春愁拼音版

  楊(yáng)柳(liǔ)迷(mí)離(lí)曉(xiǎo)霧(wù)中(zhōng),杏(xìng)花(huā)零(líng)落(luò)五(wǔ)更(gēng)鐘(zhōng)。

  寂(jì)寂(jì)景(jǐng)陽(yáng)宮(gōng)外(wài)月(yuè),照(zhào)殘(cán)紅(hóng)。

  蝶(dié)化(huà)彩(cǎi)衣(yī)金(jīn)縷(lü)盡(jìn),蟲(chóng)銜(xián)畫(huà)粉(fěn)玉(yù)樓(lóu)空(kōng)。

  惟(wéi)有(yǒu)無(wú)情(qíng)雙(shuāng)燕(yàn)子(zi),舞(wǔ)東(dōng)風(fēng)。

 

山花子·春愁 插圖


  山花子·春愁翻譯注釋

  杏花零落:唐溫庭筠《菩薩蠻》“雨后卻斜陽,杏花零落香”,宋秦觀《畫堂春》“雨余芳草斜陽,杏花零落燕泥香”

  五更鐘:李商隱《無題》“來是空言去絕蹤,月斜樓上五更鐘”。

  景陽宮:即景陽殿,是南朝陳的宮殿,故址在今南京市北玄武湖畔一帶。

  蝶化彩衣:《羅浮山志》載有葛洪成仙,遺衣化為彩蝶的故事。《羅浮志》載:“仙蝶為仙人彩衣所化,大如盤而五色。

  山花子·春愁鑒賞

  陳子龍的詞婉麗風流,獨具神韻,無論敘私情,還是言國事,都“以濃艷之筆,傳凄婉之神”(陳延焯《白雨齋詞話》)。這首《山花子》詞就是一首凄麗悲婉的佳作。詞題為“春恨”,但非關春情,也非關春光,而是以眼前的春色為契機,發抒悲懷故國的一腔遺恨。

  上片從殘春的景象入筆,自然引發一脈凄婉的傷逝情愫。

  “楊柳迷離曉霧中,杏花零落五更鐘”,開篇兩句,呈現了四種意象——彌漫的曉霧,迷離的楊柳,零落的杏花,凄清的鐘聲,釀造了一種殘敗清冷的氛圍。這是殘春的景象,令人仆恓惶惆悵。五更鐘,用語本于李商隱《無題》“來是空言去絕蹤,月斜樓上五更鐘”。這里暗用宋朝滅亡的舊典。《宋史·五行志》載,宋初有“寒在五更頭”的民謠,“五更”諧音“五庚”,預兆宋朝的國祚在第五個庚申之后終止。宋太祖立國于公元960年(建降元年庚申),到公園1259(理宗開慶元年)正好為五個庚申。果然,二十年后,宋朝就宣告滅亡。如今,這五更的鐘聲響起,不啻如一聲聲家破國亡的喪音,敲打著詞人憂傷的心靈。下面“寂寂景陽宮外月,照殘紅”兩句,又以冷月、舊宮、殘花三種意象,進一步渲染寂寞、凄涼的景況。“景陽宮”,即景陽殿,是南朝陳的宮殿,故址在今南京市北玄武湖畔。公元589年(禎明三年),隋軍南下過江,攻占臺城(故址在今南京市北玄武湖畔一帶),陳后主聞訊,即與妃子張麗華投景陽宮井藏匿,至夜,被隋軍擒獲。

  明朝和陳朝都建都南京。這里是用象征陳朝段滅的景陽宮舊事影射明朝的亡國。曾經照徹陳朝景陽宮殿、目睹過陳后主投井被擒一幕的明月,如今宛如深邃明睿的見證人,冷峻地觀照著明朝滅亡后的慘淡景象——暮春的紅花在寂寞中紛紛凋殘,意味頗為深長。

  下片切入人事滄桑,抒寫憑吊故國的感傷。

  “蝶化彩衣金縷盡,蟲銜畫粉玉樓空”,過片兩句承襲上片意脈,呈示一派亡國的衰敗景象。《羅浮山志》載有葛洪成仙,遺衣化為彩蝶的故事。“蝶化彩衣金縷盡”用其事,意謂明朝的皇族貴胄死后,五彩的遺衣化作了蝴蝶,連金絲縷也銷蝕殆盡,早已失去帝王家的氣象。昔日的皇官,玉宇瓊樓早已朽蝕一空,剝落的畫粉飛飛揚揚,只留下蕭瑟悲涼之景。這蟲蝕樓空的意象,正是奸佞賣國的象征。“惟有無情雙燕子,舞東風”,結拍兩句,看似描繪燕舞東風的春景,實則以燕子的無情隱喻降清舊臣的無義,揭示出他們賣身求榮的丑惡嘴臉。他們恍如翩翩起舞的燕子春風得意,毫無亡國的悲慟。這兩句含意隱曲,但透過言表,并不難感受到詞人的義慨和憤懣。

  清陳廷焯評此詞說:“凄麗近南唐二主,詞意亦哀以思矣!”(《白雨齋詞話》),并以“凄麗”二字概括此詞特征,指出這首詞凄清婉麗的風格與南唐二主李璟、李煜相近;“哀以思,則揭橥這首詞的內蘊以哀慟悲思故國為指歸,黍離麥秀之悲,家國身世之恨,久久翻騰在胸中,發而為詞,便成哀惋清麗的絕唱。”如果說,南唐后主李煜的“哀以思”,主要是哀悼失去的天堂,追思舊日的榮華富貴,那么,陳子龍的“哀以思”則更多地是哀痛故國的覆亡,沉思亡明的教訓。一是亡國亡家的君主,一是圖謀恢復的志士,顯然,后者的作品更富思想的深度。清沈雄謂:“大樽(陳子龍號)文高兩漢,詩軼三唐,蒼勁之色與節義相符者,乃《湘真》一集,風流婉麗如此!”(《古今詞話·詞評》)凄麗的外殼包蘊著哀以思的崇高節義,如此解讀這首《山花子》詞,方不辜負詞人的苦心孤詣.

  山花子·春愁作者介紹

  陳子龍(1608—1647)明末官員、文學家。初名介,字臥子、懋中、人中,號大樽、海士、軼符等。漢族,南直隸松江華亭(今上海松江)人。崇禎十年進士,曾任紹興推官,論功擢兵科給事中,命甫下而明亡。清兵陷南京,他和太湖民眾武裝組織聯絡,開展抗清活動,事敗后被捕,投水殉國。他是明末重要作家,詩歌成就較高,詩風或悲壯蒼涼,充滿民族氣節;或典雅華麗;或合二種風格于一體。擅長七律、七言歌行、七絕,被公認為“明詩殿軍”。陳子龍亦工詞,為婉約詞名家、云間詞派盟主,被后代眾多著名詞評家譽為“明代第一詞人”。
  • 相關文章
    浙江6十丨体彩